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从去年12月份起开始在司机端和乘客端的双重补贴活动,补贴额度最高时达到28元。昨天下午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同时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将于今起停止打车补贴。据了解,此次取消的是乘客端的打车补贴,司机端仍将继续。不过记者昨天采访南京数个驾驶员和乘客,大部分人也都表示会继续支持这两款打车软件。 扬子晚报记者 徐媛园

5个月“补贴战” 双方宣布告一段落

16日快的打车在致用户的一封信中表示,历时5个多月的补贴活动将于17日告一段落,未来将继续投入大量资源,让更多人享受到技术带来的便利。但后续还将不定期推出各种形式的优惠活动。嘀嘀打车则在官方微博中表示,将于17日零点开始暂停乘客端的现金奖励,随后会以更多非现金方式继续奖励乘客。据悉,此次两家企业都是停止了乘客端的打车现金补贴,保留了司机端的补贴。

据了解,去年12月起,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开始在司机端和乘客端的双重补贴活动。今年1月快的、嘀嘀两款打车软件补贴金额一度飙至20元。3月24日起,两款打车软件相继调低各大城市乘客端补贴,从每单奖励5元降低到每单3元。

乘客反映:有的早就放弃,有的称早晚高峰还是有用

“不补贴就不补贴,那就自己叫车呗”……不少乘客表示,自从用了叫车软件,以前在打不到车的地方一筹莫展,现在能叫到车了;以前要跑到大路上才能打到车,现在小区门口就有车上了。而不少驾驶员也表示,即使不补贴,也还是会用,毕竟能减少空驶率。

乘客李先生此前用过“招车宝”软件,但用了两次后就“放弃”了。“叫不到车。”李先生说,他感觉目前用嘀嘀和快的驾驶员比用其他叫车软件的多,“用嘀嘀或快的叫车确实比较快,但用其他叫车软件就很慢,或根本就叫不到车。”李先生说,他之前有不少同事是冲着“补贴10元”来使用叫车软件的,后来补贴10元改为补贴5元,有一部分同事就放弃了这款打车软件。后来又降到了3元,又有一部分同事放弃了。现在剩下的,也是“死忠粉”了。“而且其他已经放弃的同事,在早晚高峰打不到车的时候,也还是会想起使用打车软件。”李先生说。

嘀嘀快的:驾驶员用得多了,乘客自然用得多

而两款软件商此次停止补贴,也是“意料之中”。扬子晚报记者早在数月前就了解到,两家企业已经在酝酿5月份停止对乘客补贴了。停止对乘客的补贴后,不怕使用叫车软件的乘客会减少吗?“我们也经过调查测算,经过两次降价,现在经常使用我们软件的乘客,在停止补贴后一般也会进行使用。而且我们认为司机客户端使用人数多了,乘客也自然会多起来。”业内人士透露。

而两家企业也表示,停止对乘客现金补贴后,也会以优惠券、积分券、奖励金等形式来鼓励乘客使用打车软件打车。“目前快的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展示平台,我们能够在一个三线城市,一天就帮助移动有1000个手机的业务量,1000张电影兑换券分分钟兑光,所以有很多商家愿意和我们合作,为消费者提供福利,同时展示他们的商品。”快的打车软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两个疑问

司机补贴以后会停吗?

那么以后会连司机的补贴也停掉吗?记者也从两家企业了解到,短期内还将维持一段时间对驾驶员的补贴。而且如果以后停止了对驾驶员的现金补贴,也会以积分等其他形式再给驾驶员们“补”回来。

会被官方软件“招安”吗?

目前南京市交通部门也即将推出一款叫车软件“招车宝”,乘客每次使用要付5-8元不等的召车费,这个钱的分配是一部分给召车平台,一部分给的哥的姐。目前嘀嘀和快的都没有明确表示要加入这个召车平台,但两家企业的负责人均表示,如果加入,将不对乘客收取叫车费用。

一点提醒

昨天,记者在打车时,一位苏A81260的姓黄的驾驶员,以“我约了乘客在王府大街”为由,拒载了记者。本报在此提醒乘客,如果乘客在招手拦车时,驾驶员以“我约了召车乘客”为由拒载,乘客可拨打96196进行投诉。